《新浪潮戏剧宣言》

王翀

 

我们——我和我的朋友们彻夜未眠。我们坐在北京的迷雾之中,听浪潮拍打着千疮百孔的堤岸,掀弄着卫道士的小船。我感到腥咸的海水扑面而来,触手可及。我想脱去廉价的衣衫,纵身跳入浪潮之中,在海水中重建这个世界。

 

我乘着起伏的波浪,在水上搭建我们的新剧场。我们的剧场在浪潮之上,扑向旧的剧场。澄明的海水冲刷着旧剧场里的尘土和污垢,把淡红色的尸体带走,留下鱼和美丽的贝壳。海水冲进伪造的殿堂和华丽的坟场,席卷塑料的和报纸糊的牌位。海平面淹没了城市和村庄,朽烂的经文和教条在海底分崩离析,葬身鱼腹。昔日的巨轮如今已是沉船,肚中空空如也,没有望远镜,更缺乏跳动的心脏。

 

我们无暇向旧世界告别。我们乘风破浪,探索没人去过的海域,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每一缕新鲜的阳光里。我们的戏剧就在阳光和风浪里上演,也将在上演的同时消逝,酝酿起下一波巨浪。我们用年轻的双手掌舵,用孩子的眼睛看向远方。我们会顺流而下,也会逆流而上,永远驶向未知的、像天空一样没有边际的未来。

 

我们——我和我的朋友们彻夜未眠,只因汽笛已经拉响。

 

人们或者原地踏步,或者,与我们同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