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茶馆》

 

王翀

 

在西方,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;在中国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茶馆。这座茶馆,在剧场里、电影里、中学的语文课里、青春的记忆里。

 

很多人都有“茶馆情结”。

 

焦菊隐导演是第一个把《茶馆》搬上舞台的人,他说,他们的《茶馆》,不是唯一正确的处理。导演艺术必须不断探索创新。

 

林兆华导演是第二个把《茶馆》搬上舞台的人,他说,《茶馆》40年原封不动还活着。这是怪现象,是中国特色的戏剧现象。他不会克隆老《茶馆》。

 

在我眼里,新浪潮戏剧的精神,就是敢于打破传统,敢于像前人一样,进行真正的冒险和创造,敢于去那些没人去过的地方。《茶馆2.0》里的茶馆只是我心中的那一座,未来一定会出现千万座更美丽的茶馆、更神秘的茶馆、更让人心碎、让人流连忘返的茶馆。

 

《茶馆2.0》告诉我,在戏剧和电影渐渐沦为金融产品的时代,艺术依然有可能不依赖资本而绽放。戏剧依然有可能不是钱与钱的交换,而是人与人的交流。

 

我要感谢那一年半的时光。感谢每场演出只能容纳的十一名观众,感谢四十四名演员,感谢美丽的女王利发、女刘麻子、女李三儿,感谢在戏里献上人生初吻的康六,感谢AKB48和美国队长,感谢那两百张桌子,感谢泥沙俱下的二十一世纪,感谢雪中送炭的众筹捐款人,感谢锦上添花的孟京辉老师,感谢相信未来的舒济先生,感谢北师大二附中和奚畔老师,感谢Ina Oenema老师和北京中学。

 

感谢赖慧慧、齐畅和团队的每一个人。感谢薪传实验剧团的朋友们。感谢父母,他们为我的戏剧付出了很多。

 

感谢慧眼识珠的评委和上海静安戏剧谷。今天的壹戏剧大赏,是我在国内获的第一个奖。它不仅是颁给我的,也是颁给老舍、焦菊隐和林兆华的。谢谢大家。

 

——壹戏剧大赏获奖感言

2018年5月23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