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.1.17 《新京报》报道

 

《王翀 五部戏都不太满意》
陈然

 

  王翀作为炙手可热的80后戏剧导演,薪传实验剧团创始人,先后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律系、美国夏威夷大学戏剧系,也曾在加州和纽约学习戏剧。他至今仍是一个光杆司令,生活中打着光棍儿,连创办的薪传实验剧团,名义上也只有他一个人。做戏几年,合作者换了一拨又一拨,到去年才相对稳定下来。2012年他发起“新浪潮戏剧”计划,推出了《雷雨2.0》等五部新戏,相当惹眼,在戏剧与影像结合的探索上也走在了同辈导演的前列。

  【2012成绩单】

  2012下半年发起“新浪潮戏剧”计划,5部新戏中《雷雨2.0》演出23场,《椅子2.0》演出13场,《乔布斯的美丽与哀愁》演出19场,《一镜一生易卜生》演出5场,《海上花2.0》(短剧)演出2场,另有短剧《这个戏》演出3场,再加上巡演的3部老戏《电之驿站》(13场),《阴道独白》(2场)和《中央公园西路》(49场),2012一年,王翀的作品在3个国家9座城市演出共计129场。其中,《雷雨2.0》入选本报去年中国小剧场30年10部戏之一。

  【2012个人总结】

  我自豪的一点是,包括有商业倾向的作品《乔布斯》在内,我全都是按着自己的标准在走,这些全都在我的掌控之内。做了这么多东西,没有一个是所谓的商业接活,没有杂七杂八的,全是我想做的。包括20分钟的作品也是有感而发,能触动我内心的好玩的东西,我感兴趣的。戏剧是我唯一的生活方式和收入来源,我挺为这个自得的,我是职业导演,也没有工作单位。

  【2013计划】

  上半年在纽约求学。《雷雨2.0》、《一镜一生易卜生》、《阴道独白》、《乔布斯的美丽与哀愁》、《中央公园西路》将分别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深圳、台北、香港几地巡演。

  “这些加一块儿,大概能拼凑出一个满意的戏”。因为计划订得晚,时间又仓促,王翀坦承,哪个戏也“不是太满意”,但仅就单个作品而言,他也暗喜“今年还是进步了”。高中学理科,大学读法律的王翀,在硕士转投戏剧之后,一度以搞学术为方向,想着“大不了当个大学教授”。2006年,他的导演处女作《哈姆雷特主义》在夏威夷大学问世,此前他唯一的戏剧实践是在林兆华版《樱桃园》里演老仆费尔司。该剧公演后,“本地大报”《檀香山广报》登载了一篇剧评。尽管“后来查了单词发现,写得是如此刻薄”,也不妨碍他因“有人关注”而感到兴奋。在学校方面,他收获了指导老师的鼓励,老师拍拍他的肩膀说,“你是个人物”。

  学成回国,至今王翀累积了不同风格类型的作品15部。两年前他加入微博后,至今粉丝近万,恐怕也是青年戏剧导演里最爱跟观众“辩论”的一个。微博使观众反馈意见更加便利,“我个人最喜欢的是《雷雨2.0》,但在微博上看,观众喜欢的好像是《一镜一生易卜生》”。

  从忙碌的“末日之年”脱身,王翀又踏上了为期半年的纽约求学之旅。上周,他在美国度过了自己31岁的生日。他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是去百老汇看阿尔·帕西诺主演的话剧《格兰·格兰》,“158美元,打破了我的最贵票价纪录(太阳马戏团80英镑)”。在新的一年,他有一个清晰可见的目标:如果2013继续在影像戏剧,或者叫舞台电影这块儿发力,那么“在技术摸索期后,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内容上”。

  ■ 新锐杂谈

  林兆华和孟京辉

  林兆华像是爷爷,孟京辉像是爸。“爷爷”对你挺和善,爸爸能给你经济上的支持。大导见着我就说,王翀,别老整那《阴道独白》,弄点大家看得懂的。其实他也就是跟你打个招呼。老孟比较直接,他会来看戏,《雷雨2.0》他看了,《中央公园西路》看了。2008年青戏节我做了《电之驿站》,2010年做了《哈姆雷特机器》,他带戏去阿维尼翁和爱丁堡,我的戏都是他带出去的,没孟京辉谁来支持我们年轻人。他不仅仅是做我们这一代戏剧人的“父亲”,下一代他还会做。

  戏剧是什么

  也到了这么一岁数,同学都生孩子了。家里人也老觉得,我们怎么办,没有孙子抱。你也会觉得虚,甚至看一些美国电影的时候,你觉得家庭好像有的时候也不错喔。但是我一个同学就跟我说,你的戏就是你的基因,人都有传播基因的欲望,我们的基因是通过子女来传播。我自己在创作的时候,就有这种冲动,那个欲望和性欲是通的。有观众看了你的戏,你就感觉你的基因散播出去了。

    © Théâtre du Rêve Expérimenta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