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.11.9 《都市快报》报道

 

《看不懂我的戏?那是心不够开放》
吴倩

 

2012年下半年,80后导演王翀异常忙碌。在过去的2011年,他交出的答卷是伍迪·艾伦原著的《中央公园西路》热演,这明显够不上王翀的野心。从今年7月开始,王翀导演的《雷雨2.0》《海上花2.0》《椅子2.0》《乔布斯的美丽与哀愁》接二连三上演,一个月一部大戏,还要带着戏四处巡演,王翀似乎进入了一个创作的高峰期。接受采访时,王翀正忙着排演即将推出的另一个作品《一镜一生易卜生》。

王翀的本科生涯是在北京大学度过的,那时候他是北大法学院的学生,可他的兴趣爱好跟法律没有丝毫关系。王翀说他进大学后就对戏剧特别感兴趣,看了很多戏剧作品,还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林兆华、孟京辉等人。大三、大四的时候,他开始帮林兆华整理资料,王翀说,这对他来说是非常有意思的体验。与戏剧更深的接触则是参演《樱桃园》,那是林兆华导演的契诃夫的名剧,2004年第一次上演,蒋雯丽是女主角,王翀在该剧里扮演一个小角色。

大学毕业后,2005年初,王翀去美国夏威夷大学读戏剧学硕士。他说经过大学四年,他觉得自己今后应该往戏剧导演方向发展。留学期间,王翀排了好多各种小成本戏剧,每个暑假还要回国排一出戏。

硕士毕业之后,王翀又申请了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戏剧学的博士,但是学了一年之后就放弃了。他说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戏剧学博士课程太过理论化,另一方面是因为2005年在林兆华主持的戏剧大工作坊上,德国青年戏剧领袖托马斯·沃斯特马雅问他以后想做什么,王翀说去大学当老师,沃斯特马雅觉得很奇怪:德国的年轻人毕业后都冲到一线,中国年轻人为什么喜欢去二线。这句话,王翀记了很多年,"现在想来,最优秀的导演,都不是在学校里的",王翀说。

 

100美元就能排一出戏

王翀回到了国内,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资金短缺。最初拍戏,都是自己掏腰包,所以一开始就学会了节省。"我觉得钱不是最主要的,我自己是导演,有了好的文本,有了演员,最根本的东西就有了,舞台、灯光、布景等等在我看来都是可有可无的。在大学里,我成本最低的一出戏只要100美元,那是所有的支出。很多人觉得要钱到位了才能开始做一出戏,我刚好是倒过来的",王翀说。

回国后第一部作品《阴道独白》问世之前,王翀的作品都是小成本制作,当然也赚不了什么钱,父母也很担心,觉得他好歹应该找份工作吧,"他们那代人会看孩子往家里拿多少钱,看媒体怎么说,我这两方面给他们的印象都不好"。王翀跟演员一起垫场租,没有排练场地,在演员家的客厅甚至在大街上排练。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《阴道独白》成功演出,4个城市30多场,王翀说,"利润很高",自己的收入也翻了好几番,父母也开始满意他"拿回家的钱了"。

不过,王翀依然习惯了那种"资金紧缺"的日子,在《中央公园西路》女主角汤砚馨眼里,王翀一个夏天就三四件T恤换着穿,其中有一件还是某个戏剧节的文化衫。作品巡演,他依然做导演兼顾灯光和音响,因为那会省很多成本,他给剧组成员买廉价机票,找便宜的学生宿舍住……

 

把自己和观众"灭"了

王翀反复强调"戏剧新浪潮",这是他和制作人李逸发起的戏剧运动,继承法国新浪潮电影,在风格上打破窠臼、不拘一格。王翀说,新浪潮戏剧是属于未来的戏剧。然而,当他的《哈姆雷特机器》来到杭州的时候,却有很多观众表示看不懂。对此,王翀的观点很明确:看不懂,那是因为大家都习惯了传统的戏剧,没有一颗开放包容的心。"那些四平八稳的戏看惯了,你当然就不能接受创新的、颠覆的作品了",王翀说。

在王翀的《雷雨2.0》上演之前,没有人采用现场拍电影的方式来上演一出话剧。4位摄像师扛着4台摄像机在舞台上走来走去,现场即时的拍摄变成了戏剧的主要展现内容,观众不仅能听到演员精彩的台词,更能够在影像中清晰地观察到细致入微的布景,乃至演员那不经意间战栗的双手和饱含深意的回眸。电影表演、拍摄、剪辑、放映、音效还有音乐细节,一股脑儿地呈现在了观众面前,舞台上眼花缭乱,"这就是对传统观念的颠覆,每一部作品,我都想着怎么才能把自己'灭'了,把观众给'灭'了",王翀说,《雷雨2.0》是他现在比较满意的作品,"明年,我希望能带着《雷雨2.0》到杭州去"。

【X档案】

王翀 薪传实验剧团导演,中国80后戏剧的领军人物,曾获2009年加拿大蒙洛里爱国际戏剧节大奖提名、2007年中国译协韩素音青年翻译奖亚军。导演代表作品:《中央公园西路》《哈姆雷特机器》《京具》《渴爱crave》《自我控诉》《阴道独白》《电之驿站》《雷雨2.0》《海上花2.0》《椅子2.0》《乔布斯的美丽与哀愁》等。王翀作为2012年亚洲导演戏剧节的中国大陆惟一受邀导演,《椅子2.0》获"亚洲导演戏剧节评委会奖"。日本戏剧大师铃木忠志称赞《椅子2.0》:"虽然不是传统的椅子,但它是一部好戏。" 快问快答

快报:从学法律到话剧导演,跨度很大,怎么会转行的?

王翀:进大学接触到戏剧,就一发不可收了,后来跟这一行里的林兆华、孟京辉等都有了接触,更加坚定了我的戏剧之路。后来,我选择回国做导演,现在想来,这个回国真是回对了,我刚好赶上了戏剧这个领域的新兴时期,有很多机会。

 

快报:刚回国做导演,你好像碰到过很多困难,最主要的是什么?

王翀:回来做导演,最主要的还是资金的问题,那时候1.5万元做一个戏也是有的,不过对于我来说并不能叫困难,多少钱做多少事,只要有好的文本和演员就行了,奢华的背景并不是必要的。

 

快报:现在呢,资金方面是不是好很多了?

王翀:好很多了,《雷雨2.0》中,用了20个人,对我来说,那就是奢华了,当然我说的奢华并不是指布景灯光的奢华,而是人员的奢华。

 

快报:你最喜欢的戏剧导演都有谁?

王翀:国内比较喜欢的是林兆华和孟京辉,国外的,比较喜欢美国的罗伯特·威尔逊,他的《海滩上的爱因斯坦》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。

 

快报:你最近在看什么书和电影?

王翀:书我看得比较杂,什么都看,最近看的电影是娄烨的《浮城谜事》,要说喜欢的电影,那肯定是新浪潮电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