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.3.29《深圳商报》报道

 

私处,欲说还休? 
陈晓勤

 

 “心能够牺牲,阴道也能。心能宽恕和修复,它能改变形状来容纳我们,它能通过扩张来延伸我们,阴道也能……”女演员们在舞台上表演,时而流露真情,时而严肃,时而幽默。

  近日,一部备受争议的先锋话剧《阴道独白》(The Vagina Monologues)在深圳上演,导演是王翀。原作是美国女作家伊娃·恩斯(Eve Ensler)的作品,曾获 1997年奥比奖最佳剧本奖。该剧至今至少在130个国家上演过。

  《阴道独白》第一个中文版本于2003年在广东美术馆演出,由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艾晓明导演。此后,在中国大陆多次被未经授权的学生剧社演出过。

  几年前,《阴道独白》在上海被禁演是由于接到“上级指示”不同意,此次,深圳文化主管部门有宽阔的文化视野,倒是受到一向先锋的深圳市民抵制。协办单位“聚橙网”在深圳宣传时遇上困难:宣传单张不允许在多数公共场所派发;原定场所少年宫因不断接到市民投诉,只能在妇儿剧场上演;主办方斥资投放的户外灯箱广告也因遭投诉,被迫撤下……一切,只因“阴道”为敏感字眼。

  一些观众认为该剧的名字“肮脏恶心”,不应在大庭广众下探讨。为此,记者特意观看演出,深入采访导演及多名观众。

  一名自称家庭主妇的谭女士说:“这部话剧真的很震撼!让我感到幽默、惊奇……它不只是直白地探讨阴道文化,诉说中还囊括历史、文化、教育、伦理等话题。女孩子越早看越好,对她们的成长背景更易了解。”“让女孩们看这个剧,就等于是性教育了,可以节省很多教育的功夫。”另一位唐小姐在旁插话。

  曾在深圳蛇口演出过四场英文版的女演员Lynn Velez,她认为在深圳的演出是“Great Job!”(这是一项非常棒的工作)。

  该剧导演王翀对于“屏蔽”现象,也感到气愤,“北京允许很多带脏话的戏、身体性接触的戏,却不允许一部关于阴道独白的戏,这是特别荒诞的现象。”

  其实,《阴道独白》是一部读剧,导演王翀通过翻译伊芙·恩斯勒的剧本,利用营造的灯光、走位和布景,而三位女演员以严肃而诗意的台词,直接切入人们一直所禁忌的女性话题,把人们羞于启齿的性经验、女性的欲望和幻想等角度都包括进来,让女人的欲望、幻想获得新的文化表达。

  在深圳宣传的一系列遭遇,号称先锋的深圳难道接纳不了思考女性身体、身份及现实处境的“阴道”二字?中国的性文化离世界还有多远?王翀提出“To 逼,or not to逼”这个词语,真的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啊。

  “这是值得关注的剧本”

  王翀(国内著名新锐导演)

  东莞时报:《阴道独白》在中国处于怎样的境况?

  王翀:以我导演的这个话剧来说,我们在上海有3场地下演出,虽然公开售票,但没有审批,相当于违法的。在北京共演过10场,前5场没有经过审批,后5场才通过政府审批,整个过程中,我们也公开售票,而3场义演所得的利润捐给中国的反家庭暴力事业。

  可以说,这个话剧在中国合法演出的只有7场,包括深圳这两场。但,我们所到之处,票都是提前售罄,且15 场演出中有10场加座加到20%,证明观众是很喜欢的。在深圳上演也经历了很多波折,宣传的灯箱被拆掉,发传单被禁止,场地从少年宫换成妇儿影剧院。本来有计划在广州话剧团上演,可是不被批准。可以看出整个国家对其的接受程度。

  说是禁止性,却允许色情业无处不在,这虽然给国家创造那么多税收,但也是违法的。

  应该查禁的却存在,而合法化的《阴道独白》却频频遭禁。可以说法律、官员和社会情况完全脱节。  

  东莞时报:你怎么看待这个剧本和这场演出?

  王翀:目前在中国上演的地方有宁波、深圳蛇口、香港、台湾的英文版本,演出有两种渠道:一种是商演,付版税,不需要捐钱。一种是作为自发的女性运动来义演。十二年来全世界募捐总额已经达到七千万美元。

  目前在中国出现很多山寨义演,没有卖票没有募捐,不符合义演规程,也有违恩斯勒的初衷。其实在网上注册便可联系总部,很简单。中国虽然是一个山寨的国家,但总不能山寨下去吧?

  这个戏在导演眼里,强烈的创新比较微弱,讲故事讲清楚就好了,发挥的空间有限。但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剧本,我认为内容的前卫性也相当关键。剧本的回转特别多,高潮跌落,为了更好体现舞台的氛围和效果,我在灯光处理上比较讲究。

  这个剧本比较先锋。其中一个描述情节是:一个13岁的女孩被另一个26岁的女秘书引诱,属于同性强奸,作者却认为是美妙的、打破禁忌的事情。

  还有,里面带有种强调排斥男性的生活方式,男性在里面的作用是极为边缘,是作为对立者而存在。

  这个话剧毫无疑问是值得关注的,即使不关注它的艺术,也要关注它的社会性。无论它是演出或是禁演,都有社会意义。

  实际上,媒体关注度有限。以前《瞭望东方周刊》文章写好了,可是未能发出来。《凤凰新闻周刊》采访我两个小时,却不能成稿等等。《阴道独白》需要更多的关注。  

  东莞时报:你认为这部剧适合什么年龄人士观看?

  王翀:高中以上的人士应该能看了,甚至初中生也能观看,他们的性生活不是存在水里,不为人知。

  我们不能虚伪,不能回避这个问题。《阴道独白》是一部关于身体,关于女性身份、关于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,关于性的一个讨论。初中生完全可以接受。

  “唤醒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意识”

  李银河(学者、社会学家)

  《阴道独白》是一部西方女性主义艺术家创作的独幕剧,其主题是唤醒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意识,同时唤醒世人对女性身体的尊重。让女人认识自己的身体,喜欢自己的身体。其中涉及女性这个身体器官所经历的各种正面与负面的遭遇。这个剧目在西方各国引起极大轰动,如果我没记错,著名影星萨兰登、胡皮等人都亲自出演过这个独角戏。然而,这样一个在性别观念(男女平等)和性观念(对性做正面评价,反对男性对女性的性暴力)上都很正确的剧目在中国的上演却困难重重。

  据我所知,这个剧首先在上海因莫须有的理由遭到禁演,随后在北京某剧场已经预售福利票(所获款项将捐助男女平等事业)的情况下再次遭到禁演。

  我分析,禁演的原因应当不是反对男女平等,因为男女平等是国策,写进宪法的;原因只能是反性,因为剧目涉及了性这个主题,而且剧名比较刺激,出现了“阴道”这样的字眼。

  从宋明理学统治主流意识形态以来,“万恶淫为首”的非理性观念逐步深入人心,以至“谈性色变”。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,我们还是不能触及这个话题。《阴道独白》遭到禁演就是一个证据,证明我们的性观念还停留在1000年前的水平。看来中国要稍稍进步一点点,还有漫长的路要走。中国性学会任重道远。况且,男女平等是国策,禁了自己主张的东西,容易给自己抹黑。  

  打破传统,站在阴道的立场来看长平(资深媒体人)

  把《阴道独白》名字改为《V独白》,我认为不仅是不尊重作者的问题,而是这部戏的主题就包含着对女性身体的祛魅。神秘化、暧昧化正是导致尴尬和焦虑的原因。“阴道”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字眼,就应该大大方方地、直截了当地说出来。剧中对性的描述,是为了让人们打破传统的视角,站在阴道的立场来看阴道。更多的独白,则是对暴力的控诉和对歧视的抗争。因此,它也不是一部让女性关爱身体的科教剧。有女性朋友说,该剧只适宜于小范围内,和姐妹们一起观赏,也是对作者的误解。

  同时,演出方应该充分意识到《阴道独白》的公益性质。对于恩斯勒来说,该剧的创作、演出、募捐和支持反暴力行动,是一个艺术的整体。假如把它肢解开来,变成纯粹的商业演出,那就有利用女性的身体禁忌赚钱的嫌疑。这也是女权主义坚决反对的做法。

  网友议论

  吐逗丝:《阴道独白》将在深圳上演,据说遭到了种种“屏蔽”。我就不明白了,一个包容的城市咋就包容不下这个名词呢,一个中性的名词咋就变成淫秽词语了呢?如果真是淫秽色情的,岂不是每个女人都携带着淫秽色情物品不成?

  乔木:《阴道独白》是部让人震撼的话剧。久久回味,更增加了我对女性的理解和尊重。

  晴朗不瞌睡:《阴道独白》看得我很激动,有点热泪盈眶的。我确实觉得每个女人都应该去看一下这个 show,不对,是每个人。要看美国原版的《The Vagina Monologues》。

  剧本台词

  ●“你的阴道会让你想起什么呢?

  一个漂亮的神色桃子。或者一颗我寻宝寻来的大钻石。”

  ●“你的阴道有什么特色?

  它深处的什么地方有个特别聪明的大脑。”

  ●“我的阴道帮着生过一个胖孩子。它觉得它会干更多的事儿。不过它没有。现在,它要去旅游,不用陪伴。它要阅读、认识事物、出去逛。它需要性……它需要善意。它要改变。它要寂静和自由……它要巧克力、信任和美丽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