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.3.13《南方都市报》报道

 

《阴道独白》惹火了深圳的谁?

文/黄璐

 

《阴道独白》在深圳遭遇种种“屏蔽”,有学者认为连个名字都不能包容,这个城市还谈何包容度?

3月26日、27日,由新锐话剧导演王翀执导的《阴道独白》将首次在深圳上演。深圳戏迷能有与该戏见面的机会是有幸的。因为这部充满争议的话剧曾经遭遇诸多阻力,甚至一度因为找不到可接纳的剧场差点夭折。由于“阴道”二字,这部戏变得命运多舛;由于“阴道”二字,坊间谈论也变得如临洪水猛兽。难道,号称先锋的深圳接纳不了思考女性身体、身份及现实处境的“阴道”二字?或许,《阴道独白》这部戏的到来,能够成为考验深圳城市的文化视野是否开放、文化观念是否包容的一道题。

1深圳没胆说“阴道”

“我们因为‘阴道’而焦虑。”《阴道独白》的开场如此说。事实上,果真如此。整座城市因为该剧的到来,变得焦虑不已。以下是自2009年末《阴道独白》相关宣传全面铺开之际,该剧在深圳的一系列遭遇:宣传单张不允许在绝大多数公共场所派发;宣传海报的张贴遭到各大演出场馆,甚至是该剧的演出场馆少年宫的拒绝;该剧原定演出场所少年宫因不断接到市民投诉,拒绝该剧演出,后转战妇儿剧场;出租车广告和公交车内视频广告投放被拒绝,主办方斥资投放的户外灯箱广告也因遭投诉,被迫撤下。短信营销失败,原因在于系统屏蔽“阴道”二字为敏感字眼……原因很简单,也很明了———“阴道”,一切的罪恶都在于“阴道”。

与几年前,《阴道独白》在上海被禁演是由于接到“上级指示”不同,此次,深圳文化主管部门显得相当睿智,且有宽阔的文化视野,倒是一向开放、先锋的民众论调有反弹。“因为演出审批只审批是否涉及淫秽和政治是否正确,具体叫什么名字是市民难以接受,被一些演出机构拒绝以及营销方式的失败,也都是考虑到市民心理难以承受。”主办方聚橙网的工作人员表示,“不仅如此,多数媒体也认为这部戏不能报道。”

2《阴道独白》真的可怕吗?

难道一个拥有性文化展的深圳,竟然容纳不下“阴道”这个词?难道,除了在医院谈论这个话题就真的天理难容?难道《阴道独白》果真可怕,足以让这个城市神经紧张?这究竟是怎样的一部戏?单凭一个剧名就受到这么大的阻力对它是否公平?是否会由于传统观念的固执与好剧擦肩而过?

此次来深的《阴道独白》,是由新锐导演王翀执导,改编自美国女作家伊夫·恩斯勒的著名作品。戏剧界圈内人提到此作品,可谓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曾在130多个国家、以至少40多种语言上演过,且获得了百老汇戏剧奥比奖。虽然该剧赤裸裸地直言阴道,直面女性难以启齿的性经验,但低俗绝对是对它的误解,严肃地维护两性平等、反对性暴力与歧视的社会意义让这部戏更有跨越国界与文化的魅力。深圳戏剧家协会主席从容更是直说:“这是编剧采访了几百个女性之后的作品,引起了世界性的反响,是对述说身体秘密禁忌的突破,是对女性自我意识的表达。这是一部有价值的戏剧。但名称上会容易有人误解为色情,但内容是严肃的。”

但市民的抗拒也并非毫无道理。除了戏名之外,观众会在舞台上不停地听演员提到“阴道”、“阴道”,甚至有平日里难以出口的脏字“BI”。单从听觉感受上而言,完全打破了常规戏剧的操作模式,台词直白,甚至可以称之为赤裸裸。这会让部分人觉得不舒服,会产生抗拒感。同时,这也恰恰是该剧最直击人内心的地方。对此,深圳戏剧家协会主席从容认为,“该戏原来是直白地用这个题目讲述戏剧故事的核心,但在国内会让观众联想到色情。我认为可以换一个文化词汇表达,避免如此大的民调反弹。”

但文化学者胡野秋却觉得,《阴道独白》在深圳遭遇到的“屏蔽”事件,简直可笑。“这个剧本身探讨的是很严肃的问题,由于这个名称遭受到这些待遇,真的没办法想象,甚至让人汗颜。三八妇女节刚刚过去,今年恰巧又是100年纪念日,但这年头还有对阴道这个词汇产生恐惧,将中性的名词等同于淫秽,这说明城市的文明程度不够高。有什么不能表述的呢?禁止这些词传播的人本身的观念就是狭隘的,是淫秽。”胡野秋说,“连个名字都不能包容,这个城市还谈何包容度?道德观念的开放程度连五四都达不到。这恰恰说明,性教育要普及,不能将其放在阴暗的角落,城市全民的文明素养都有待提高。”

■市民争议

我认为这部话剧只适合在小范围传播,毕竟几百号人的公演场合,跟男观众一起听探索关于自己私处的意义,有些不适。而且,这戏分级么?需要未成年人禁入么?

———Yoyo,网友

净心者方能悟禅。会有这么多争议的原因在于首先自己带上对阴道一词的黄色看法,如果把它当作一个正常的名词,当成一个文化剧本来看,自然就能回归到演出本身。

———Nymph,媒体工作人员

在这个多元而开放的社会里,我觉得应该鼓励更多的尝试。在刚开始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难免觉得有点“雷人”,会有些诧异甚至惊骇,但是,我们不妨用另外一种心情去期待这部作品。也许,会与我之前想象的大相径庭,会对自己先入为主的成见是一种挑战。

———韩将,某剧场市场策划人员

■独家专访

“独白”考验当地文化胆量

王翀导演

城市周刊:作为一个男人,导演一部女权主义话剧,且是公开谈论女性器官的话剧,你是否有过羞涩与难堪?当时是为什么会选择这部剧?仅仅是为了出位?为了赚眼球?

王翀:男人可以当妇科大夫,李安不是同志也导同志电影,而且导得比谁都好,这不应该成为问题。性别、种族、职业都不应该成为理解的障碍。我在加州也导过这个戏,就没有人打问号。我选择这个戏的理由很简单,它在题材上是超前的,作为一个实验戏剧导演,艺术手法和语汇的超前是非常重要的。艺术创作者如果不想出位,那你就宅一辈子吧,这跟做人是一个道理。现在的网络文化鼓励毫无内涵的出位,但《阴道独白》是超有内涵的,它鼓励女性的独立和自由,这在我们这样一个普遍把女性当囚徒和玩物的社会,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,尤其是在广东。

城市周刊:在北京,宣传海报将此剧称为《V独白》,出于什么考虑,在深圳又用回了《阴道独白》?是因为深圳城市更为开放?你认为复名是不是种进步?

王翀:我们在北京最初的5场演出不得不用《V独白》,这是因为2004年京沪双双禁演了该剧。我们采用了这种循序渐进的策略,但对作者多少有所伤害。而后我们在京沪的8场演出都用《阴道独白》为名公开售票,这在中国内地是前所未有的。在深圳,我们将在妇儿剧院演出,每场面对300观众,也是史无前例的。广东毫无疑问是个开风气之先的地方,《阴道独白》的第一次中文演出就是在广州,虽然是内部的吧。可以说《阴道独白》在北京上海转了一圈又要转回广东来了,而且可以正大光明地公演了,这是巨大的社会进步。当然,我们也希望去更多的二线城市演出,但当地的文化胆量是最大的问题。

城市周刊:据我了解,《阴道独白》在深圳上演并不顺利,面临的舆论压力依旧很大。你如何看待这种舆论压力?这种压力是否会成为这部戏赚钱的阻力?为什么?

王翀:负面舆论主要来自于无知。对《阴道独白》皱眉的人百分之百不知道这个戏的内容。它在130多个国家上演过,风靡全球。起码这130多个国家的女人都长着阴道,130多个国家的男人也知道阴道的重要性,因为大家的出身都是一样的。只要你来看了这个戏就能领悟,《阴道独白》说的远不止阴道,它关怀的是女人,甚至是人生。一个50多岁的上海大伯看完我这戏说:“这是个励志片。”

盈利根本不需要操心,深圳人不仅有钱,也会选戏。我导演的《自我控诉》是大师彼得·汉克编剧的,在深圳能卖满座。《阴道独白》更没有问题,我们在北京上海的13场演出全都是提前很多天售罄。

想让戏剧对观众有冲击力

城市周刊:看到一些报道,据说你把从“Vagina”转译成“Bi”,你是出于什么考虑?当时有没有担心过观众会心理不舒适?毕竟,这听起来大胆到有些过于张扬。深圳观众听到的是否也是这个转译?

王翀:英文剧本里有一段是玩弄“cunt”这个意为阴道的脏字,从而重新建构、重新定义这个词,让人觉得这个词不再肮脏。屄是中文里的对应词,我就直译了。而剧本里主要用的是“vagina”,也就是“阴道”。

城市周刊:“我的戏剧要有敲击感,敲击对艺术和现实的麻木。”你曾经这样说创作这部戏的初衷。你所说的敲击感是指什么?

王翀:现在北京的戏剧非常平庸,缺乏新颖的戏剧手法也不关心残酷的社会现实,舞台上全是情情爱爱、卿卿我我、嘻嘻哈哈、打打闹闹,别的就没了。努力思考和探索的人屈指可数。我所谓的“敲击感”是想让戏剧对观众有冲击力,具体在艺术形式和内容两个方面。在形式上,京港深巡演的《自我控诉》是独角戏,在国内非常罕见的方式;中美加巡演的《电之驿站》是身体剧场,完全没有语言,动作也极为缓慢。在内容上,《阿拉伯之夜》是揭示楼宇中人的疏离与孤独;《阴道独白》则是启迪对女性和性的重新认识。在我的实验戏剧里,新美学敲击旧的观看习惯,新思维敲击社会现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