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.6.26《侨报》翻译

 

《V独白?请不要大声》
董森 编译

 

美国《时代》周刊当地时间23日发表该刊记者艾米丽·劳哈拉(Emily Rauhala)一篇题为《在中国,V是〈阴道独白〉的代称》的文章,摘要如下:

  在120多个国家、以至少45种语言上演过的美国话剧《阴道独白》(The Vagina Monologues)正式来到中国。这部由美国女作家伊夫·恩斯勒(Eve Ensler)撰写的话剧中文版于今年3月在北京成功上演后,上周再次横扫上海。

  中国导演王翀将恩斯勒作品的中译本化为3位女性需要扮演的角色,而对“vagina”等不好翻译的词汇,王翀翻译得非常谨慎。

  看来,他们的调整很成功。多场演出门票售罄,中国版的《阴道独白》成为叫座剧。一位看罢演出准备离去的学生对美国《赫芬顿邮报》(2009年被美国《时代》周刊评为全球25家最佳博客网站之一)一位博主说:“我从没见过任何像那样的演出!”

  并非所有人都对此交口称赞。《阴道独白》的上演,令中国及美国的学界和社会活动人士感到愤怒。

  导演王翀决定将话剧题目中的“阴道”二字略去不提。在北京,宣传海报将此剧称为《V独白》,而在两月后的上海,又复用了原标题。改换名称并未得到恩斯勒支持者的认可,批评家迅即注意到这一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。

  中山大学女性研究教授艾晓明说:“问题是大声说出来。”但王翀坚持认为,他的决定是务实之举。如果不改变话剧标题,他在北京找不到任何演出场馆。而在上海,情况不同。他在演出前告诉英文杂志《That's Beijing》说:“在中国,一定要按中国的方式办事。”

  这究竟意在何处,尚待讨论。中国已经改革开放30年,民众可以私下享受一定的性自由。但对色情信息及与性有关事件的公开打击,依然普遍。

  为监控互联网淫秽信息,中国政府于本月进行了互联网监管。中国大陆的第一个同性恋节上周于上海举行,有关部门禁播了两场电影,及美国同性恋影片《同志少年杀人事件》(Laramie Project)的上映。而今年5月,重庆商人修建中国第一个性主题公园的计划引发媒体关注后,被迫中止。

  话剧《阴道独白》的命运同样如此。中国制片人于2004年首度尝试在上海上演此剧,但在数百张剧票售出后,表演取消。据称,官方告诉导演说该剧“尚未成熟”。而同年,艾晓明与学生在未经官方许可的前提下,进行了话剧演出,并为拍摄一部题为《阴道独白:来自中国的故事》的纪录片而录制了话剧的整个演出过程。

  艾晓明表示,这次话剧表演顺利,多亏在首演之夜没有让媒体参加。这也是对立志成为此类题材的导演和社会活动家的启示。如果你想把性带出卧室,那就要分别来做。你可以在中国说“阴道”,只是不要声张。

    © Théâtre du Rêve Expérimenta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