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.3.16《北京青年报》剧评

 

《V独白》: 女性自我关注的真正启动

 

■剧名:《V独白》

■编剧:伊芙·恩斯勒[美]

■翻译、导演:王翀

■演员:林寒、肖薇、黄容

■2009年3月 朝阳9个剧场

■读家:田卉群

■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☆

■一句话点评:看《V独白》,是女性解放的一个开始,一次自我关注过程的真正启动。

看《V独白》,是女性解放的一个开始,一次自我关注过程的真正启动。这出在黑暗的小剧场里演出的戏剧,活像是一次女性的地下运动和宗教仪式。当“V”(Vagina)这个女性生殖器官的英文单词,以中文俚语的方式,在女主角的口中被大声呼喊出来,而在座男男女女的观众,从羞涩到亢奋,从呢喃到嚎叫,把它说出口的时候,那已濒临失败的女性主义运动,似乎重新找到了一面旗帜——却又与原始的生殖崇拜大相径庭:在这出戏里,女性生殖器官,不仅仅是被膜拜的神秘的生命之源,也是造成女性精神困顿、创伤、迷惑、冷漠、亢奋……所有这一切的秘密根源。

然而,女性羞于承认这根源的存在,甚至不曾面对过它。它隐秘地存在着,越来越成为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秘密。只有在最粗俗的谩骂中,它冲口而出,不知羞耻而又无可奈何。

这是一出女性自己的戏剧,创作者写作它的原因,在于一次对生育过程的目睹。她看到了肿胀、痛苦、粪便、汗水中混合着的新的生命,因而为之震撼。

这样的过程,硬汉海明威在他的小说中也有过描绘,当一位丈夫在营地中,在亲耳闻听、亲眼目睹妻子的生育过程时,他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,因而举枪自尽。

社会身份柔弱的女性作家却承受了这样的过程与这样的目击,于是有了这出戏,有了敢于面对观众,以“V”的身份说出独白的大胆的自我剖析。

在国外,女人们像革命者散发传单一样偷偷地散布着《V独白》演出的消息,越来越多的女性甚至男性观众倾听来自更多种族、国家、地区女性的“V独白”。这里面,有七十多岁高龄的老太太,她羞涩地回忆这青春期为她带来无限激情与困窘的“V”的感受和体验,人生已至耄耋,而她与“V”却始终不曾对面相识;有在战争中遭遇创伤,因而永远失去了对“V”的感受的女性;有为同性服务的性工作者和心理学家,她从女性高潮的呻吟声中分辨出了生理、心理甚至宗教的特征……

大胆的V在独白,一次又一次面对隐秘的、激情澎湃的、自暴自弃的、脆弱痛苦的自己,甚至在想象中为“V”穿上衣服。

女性终于得到了最隐秘而温暖的关注。

当前,以意识形态为阵地的女性主义运动早已经被摒弃。88岁高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多丽丝·莱辛,曾被当作女性主义运动的扛鼎之将,而她却刻薄地认为,意识形态使女性获得的解放远不如洗碗机跟避孕药,打着意识形态旗号的女性运动,变成了一次糟糕的、失败的“看我的屁股”的运动。

女性主义电影则往往以边缘状态表现女性的沉沦,以宿醉、吸毒、杀人为对抗主流价值观念的方式,简·方达著名的女性电影甚至就以《宿醉》作为名字。这些影片,似乎都在应验着多丽丝·莱辛对于女性主义运动的失败的断言。

然而,《V独白》却依旧是一出不折不扣、地地道道的女性主义戏剧。它从女性的生命之源的最微妙而深邃的体验,尝试剖析女性真正独一无二而又乏人关注的生理与心理问题。尽管,这也仅仅是一次开始。就像女主角从观众中获得了回应,女性与男性观众大声说出“V”的中文俚语的时候,女主角却似有点不知所措地冲口而出:我也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?导演没有说过……

多年之后,或许还会有人记得《V独白》在国内第一次获得版权正式公演的这个夜晚,导演、观众、演员都不会知道下面将发生什么——但一定会有点什么东西发生,这样的夜晚创造历史,因而值得铭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