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.9.12中国国际广播电台

 

北京青年戏剧节特别节目

 

  袁 腾:现在电器已经和我们非常亲密,可以说电器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器官。

  王 翀:这跟电发明之初我们使用电灯不同,现在,手机已经进入了人的身体;同时也跟人借助电来改造世界不同,现在是人的身体本身被改变了。如果你没带手机出门,会很焦虑,感觉像是自己的一个身体器官丢了,感觉的人的功能不齐全了。

  袁 腾:王翀,我知道你平时不使用手机,这是为什么?

  王翀:我尽量不使用手机,也算得上是我生活中的一种行为艺术。这件事已经坚持几年了,我身边的家人、朋友都对我有意见。但我不使用手机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进行。不用手机,给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多不便,这些我可以尽量克服,但我没法不用电子邮件、计算机,完全不用这些是不可能的。

  袁 腾:笑尘和丹青平时会实验没有手机的生活吗?

  笑 尘:我觉得完全不可能,因为离不开那些东西。在当今这个时代,很难完全屏蔽这些东西(电器)。

  刘丹青:人,是社会生活当中的人。即使我们自己可以不使用手机去告诉、传达给别人一件事、一个信息,但别人要对你回馈、跟你交流。有时,你不得不遵从一个群体的逻辑(规则),(只有这样)才能交流下去。

  袁 腾:假如某天突然停电了,你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?

  刘丹青:没有安全感。一停电,感觉就像跟这个社会脱节了!

  王 翀:有点像生活停止了,你被迫不得不睡觉等等,人的功能没法延伸到电之外了,没了电,人的(身体)功能基本就没了。

  笑 尘:这种情况会让我很急躁。因为生活当中,很多东西都要用到电。突然停电,跟这些电器有关的事都干不了,觉得自己好像被人为屏蔽掉了。

  袁 腾:怎么会想到要创作《电之驿站》这部戏?

  王 翀:一方面,基于现在人的身体与电之产品的关系。另一方面,我想在形式上、在戏剧美学上,实现人(演员)本身身体极度缓慢的美感。我们通过40多天的训练,现在达到了既有韵律又极度缓慢、沉默的身体状态。

  袁 腾:《电之驿站》这部戏,没有剧情,没有台词,能让观众坐下来坚持看完吗?

  王翀:这肯定没问题。因为你(观众)看到的不再是传统戏剧里叙事性的情节、具有冲突的人物。我们这个戏就是要超越传统的模式,包括观众要超越旧式的审美局限。《电之驿站》更主要体现身体本身的那种美,和这种美背后所表达的思想。我们主要是让大家(观众)去感受,即使我们这个戏不叫"电之驿站",叫"无题",只有缓慢的身体动作,它本身的这种美作为一部戏剧作品也是立得住的。不过,我希望再传达一些信号(思想内容)。

  笑 尘:我们更主要的是用身体来表达一种状态,让观众以所看到的东西去思考。

  刘丹青:可以用"沉默"、"缓慢"来概括我们这部戏演员在舞台上动作的基本特点。让观众安静下来去沉思、体会、回味生活中真正发生的一些东西,而不是停留在浮躁的、语言传达的信号上。

  袁 腾:你排这部戏也是为了纪念日本身体戏剧大师—太田省吾逝世一周年。

  王翀:对。太田省吾导演在他制作戏剧的时候(年代),还没有用到"身体戏剧"这个概念,他们叫"小剧场戏剧"。太田省吾和铃木忠志、寺山修司等是日本的第一代小剧场实验戏剧艺术家。我是受他的《水之驿站》、《地之驿站》、《风之驿站》三部戏在灵感上启发而创作出《电之驿站》的。我不是要延续太田省吾导演的美学,(因为)我觉得对一个实验性的艺术家最大的尊重,就是受他的启发,去做和他完全不一样的艺术。

  袁 腾:《电之驿站》最大的特色是舞台上的陈列,我们(观众)在现场会看见一个什么样的舞台?

  王翀:在舞台上会有电线、键盘、鼠标、游戏机手柄、废旧的电冰箱、手机、电视机、DVD机、起重机、现场的投影影像……组成的一个电器废墟式的结构,演员就是通过这些东西和别的演员建立关系。在我眼里,这也是人们在真实社会里的写照,人与人之间是通过电线、电话号码、电子邮件、鼠标、键盘……互相建立联系、建立身份的。

  袁 腾:排练的时候你们选择了楼道,闹市街头,为什么要选择这些公共场合?

  王翀:我们还在(北京)元大都的古城墙遗址的城门楼排练过,基本上算是一种行为艺术的展现。之所以要选择这些场所,(是因为)我认为北京的戏剧是跟中国的现实很脱节的,而我们(这部戏)更多地是和现实发生关系。这种现实的关系不光是在戏内,我们想把戏延伸到整个社会空间,甚至能改变那个社会空间。那个社会空间本身,也许会成为一个驻足关注我们(在公共场所)表演的观众的论坛。

  袁 腾:什么是你心目中完美的戏剧?

  王 翀:不保守,没有条条框框,自由。

  笑 尘:看过之后能让人反思、回味、

  刘丹青:作为演员,能够在舞台上酣畅淋漓地享受(表演的)那一段时间的过程;作为观众,能留下一点思考的(东西)。

  袁 腾:青春,你如何定义?

  王 翀: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做自己的选择。

  笑 尘:趁着年轻,还可以多折腾折腾。

  刘丹青:一种自由和勇敢,敢于实验。

    © Théâtre du Rêve Expérimental